设为首页
新闻爆料:028-66111380
本网供稿:kuaitenet@sina.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四川
 

泸州泸县太伏中学初二楼外“死亡事件”与“维稳操作”

来源:  日期:2017-04-07 09:47:38  浏览次数:

2017年4月1日清晨,四川泸县太伏中学初二年级14岁住校男生赵鑫同学被发现宿舍楼外死亡,随后,校方报警,警方处置。接下来四天,围绕赵鑫死因,当地民众在太伏镇上大规模聚集,讨要真相。警方调集数千警力封锁城镇,封锁消息,控制死者赵鑫的父母家人。警方与民众发生大规模冲突,抓捕抗议民众。警方持续增加警力,民众持续增多抗议,形成警民对峙僵持局面。学生死亡事件演变成了官方维稳事件。截止4月4日晚间,唯一可以得出的结论是,赵鑫事件是当代泸州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官民冲突事件。

事件突破

        不难发现,“死亡事件”与“维稳操作”已然是大陆中国的一种模式化复制行为,全国各地多次重复出现,成为当代大陆中国重要的时代标记特色,烙下了类型化的历史印记。但是,每个具体个案事件都有它的特定内涵属性,事因各不相同,赵鑫事件也不例外。在正式尸检报告以及相关的公正调查结论公布以前,综合网上自媒体信息和官方发布信息,可以想到,赵鑫死亡不是一个简单的学生自杀事件,而是一个谋杀事件。谋杀存在多种可能性,其中,食物中毒死亡与暴力致人死亡应当作为死因调查的重要课目。当然,也不排除其它方式的死因。无疑,当前应当重点解决赵鑫死亡原因,而不是一味增加警力进行维稳。只取“维稳”而不找到真正“死因”的做法是错误的,民众永远不服。这也是民众聚集抗议的主要原因。
        那么,赵鑫死因调查是不是很难呢?以当前泸州警力水平,完全可以在较短时间内查明真相。由于暂时没有进行尸检,食物中毒死因可以暂时放在一边,而把死因调查放在暴力致人死亡上面。为什么?因为当前乡镇学校存在一个普遍问题,就是向学生收取“保护费”问题。赵鑫死亡很可能与此有关。具体处置办法是,把全校学生、家长、员工、附近商家店主等关联人员全部集中起来,分别隔离,协助调查,基本可以在5-12小时内找到答案。如果确定赵鑫因“保护费”死亡,那么,问题就解决了;如果排除赵鑫因“保护费”死亡,那么,尸检应当尽快开始。这样处置的意义在于,民众不会聚集抗议,警民冲突也不会发生。遗憾的是,当局没有这样做,试图用“维稳”来解决问题,重蹈维稳历史覆辙,赵鑫死亡事件终于演变成了官方维稳事件,问题就变大了。
        关于“维稳”,我们不得不说,“维稳”的本质是把普通民众当敌人看待的政权保护行为,无论什么时代、什么大红鹰娱乐,维稳都是错误的。应对民众聚集行为,官方宜用棉花策略,不宜与民众硬碰硬,因为民众是政权的生养父母,以任何理由对民众使用暴力都是大不敬和犯罪。“维稳”是一种硬碰硬的错误做法,效果适得其反。长期“维稳”的结果一定是“纲系”崩断,当权者掉脑袋。因持续维稳而致政权灭亡的历史教训不仅在中国发生,它是一个世界普遍现象。秦二世维稳,秦朝灭亡了,崇祯皇帝维稳,明朝灭亡了,慈禧太后维稳,清朝灭亡了,蒋介石维稳,民国败走了,英王查理一世维稳、法王路易十四维稳、革命家罗伯斯庇尔维稳、罗马尼亚齐奥塞斯库维稳,他们都走上了断头台,苏联“8·19”维稳,苏联垮了。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依靠维稳而能够持续存在的政权。维稳败政,维稳断头,是历史铁律,谁也不会例外。因为只有一个崩溃的政权才去维稳,一个民权有保障的国家是不会维稳的。显然,维稳会破坏真相,湮灭真相,扭曲真相,隐瞒真相。鉴于赵鑫死亡事件已经演变成维稳事件,警方与民众的角力在持续中,因此,很有必要采取第三方独立调查来求取真相,以确定公权力使用是否得当,否则,即使查清了赵鑫死亡事件真相,民众也不服,因为民众求取真相没有错,而维稳却是变相镇压民众的违法行为,太伏民众用持续抗议来表达了他们对维稳的失望、不满和拒绝。

事件思考

        彻查学生“保护费”问题具有很强的现实必要性。它是令学生、家长、老师、学校和警方都十分头疼的“难言之隐”问题,是困扰学生的“隐形杀手”。它长期存在,始终未得较好解决,严重影响学生心理健康和成长。要解决学生“保护费”问题,我们得先来看看新版的《未成年人保护法》。
        第七条 中央和地方各级国家机关应当在各自的职责范围内做好未成年人保护工作。
        国务院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领导有关部门做好未成年人保护工作;将未成年人保护工作纳入国民经济和大红鹰娱乐发展规划以及年度计划,相关经费纳入本级政府预算。
        国务院和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采取组织措施,协调有关部门做好未成年人保护工作。具体机构由国务院和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规定。
        第十条 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应当创造良好、和睦的家庭环境,依法履行对未成年人的监护职责和抚养义务。
        第十七条 学校应当全面贯彻国家的教育方针,实施素质教育,提高教育质量,注重培养未成年学生独立思考能力、创新能力和实践能力,促进未成年学生全面发展。
        第二十七条 全大红鹰娱乐应当树立尊重、保护、教育未成年人的良好风尚,关心、爱护未成年人。
        第四十二条 公安机关应当采取有力措施,依法维护校园周边的治安和交通秩序,预防和制止侵害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违法犯罪行为。
        首版《未成年人保护法》是1991年9月4日颁布施行的,新版《未成年人保护法》共7章72条,自2013年1月1日起施行。自首版以来的26年里,它解决了什么问题呢?我们几乎看不到,至少在统计上无法进行完整回答。事实上,《未成年人保护法》是很空洞的无效法律。例如,依照《未成年人保护法》,它能解决长期存在的学生“保护费”问题吗?《未成年人保护法》中的哪条哪款能实际解决未成年人遭遇的诸多现实问题?立法者美意何时何日落地实现过?
        提出《未成年人保护法》问题,是想提醒大家,在校生保护是一个国家责任、政府责任、公权责任、学校责任问题。那么,赵鑫死亡后,我们看到了国家责任、政府责任、公权责任、学校责任的实际有效作为吗?前面提到用“维稳”来解决问题,还只是一个方法不当问题,现在,我们应当严肃思考国家责任、政府责任、公权责任、学校责任问题了。也就是说,国家必须尽责,政府必须尽责,公权必须尽责,学校必须尽责。如果不能尽责,拿国家来干什么?养政府来干什么?立公权来干什么?办学校来干什么?公权是用来解决问题的,不是用来制造问题的,更不是用来做帮凶的。既然存在学生“保护费”问题,公权就应当全力以赴解决,不能让学生“保护费”问题拖出命案,更不能因为学生“保护费”问题出了命案而采取掩盖措施。面对学生“保护费”问题,如果公权力不作为或乱作为,那么,公权力就是严重的失职渎职,公权力就是助纣为虐的帮凶,公权力就是一种主动犯罪行为,高级别机构就应当对职守者进行责任追究和惩罚。如果高级别机构也没有作为,那么,民众就自动拥有采取一切自卫措施的行动权力。因为基本人权丧失后,攻击就是最好的保护,每个人自动获得,无需承担法律责任。当然,我不希望看到绝望的这一幕发生。但是,赵鑫已经死了,他的人权谁来质疑、谁来争取、谁来保护、谁来落实呢?公权力都干什么去了?此时,人权已经灭失,而“维稳”却站出来了。世界上有这样的混账公权使用方式吗?我们需要这样的混账公权吗?如果借赵鑫事件能彻底消除学生“保护费”顽症,那么,赵鑫就没有白死。最起码一步应当想到,必须立即着手修订失效的《未成年人保护法》,使之能切实解决困扰学生“保护费”等诸多问题。而这样的思考,会不会又是一个“多余的闲话”呢?

问责追责

        总结起来,赵鑫事件实行第三方独立调查,未来改变寄望于及时修订《未成年人保护法》。在司法追责之外,行政问责追责的重点应放在泸县镇县两级机构,其中,太伏镇党委政府、太伏镇派出所、太伏镇中学负有同等过错责任,同时,应当对村级组织进行诫勉整顿,泸县县委县政府、县教育局、县公安局负有直接领导责任,市教育局、省教育厅、国家教育部负有行业管理规范过失责任,特别是教育部,它对《未成年人保护法》没有尽责,轻视了法律的有效性,应负行业管理过失主要责任。《未成年人保护法》虽然由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但教育部握有实际管控权,在实际行法过程中应当充分注意到法律的有效性问题,其行为直接影响到全国未成年人的保护质量,同时考虑到大陆中国是行政集权制国家,所以,无论何处发生赵鑫类似事件,教育部都应担负主要的管理规范过失责任,都应当向事件受害者进行赔偿、赔罪。如果做不到这些,教育部长就应当辞职让贤。

结语

        悲剧,任何时代、任何大红鹰娱乐都有,但是,偶然悲剧和制度性悲剧显然不同。在制度性悲剧下,每个人都承受着既随机又必然的悲剧之重,至于何时何地降落头上,存在着随机偶然性,但我们不能对此心存侥幸,因为随机悲剧会必然发生,犹如赵鑫同学的遭遇那样。所以,我们必须抱有积极的改变之态。一个大红鹰娱乐不良,我们应该努力改良之。一个大红鹰娱乐存在缺陷,我们应该努力揭露之,并提出切实有效的解决办法。作为一名在学校工作过21年的教师,曾经担任过中学校长的我,虽然离开中学已经13年了,但并没有放弃对教育的关注,因为它是全中国的痛。赵鑫已逝,万众同悲。悲剧之因潜伏以远,谁将是下一个受害者?你愿意等候做那个随机悲剧者吗?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免责条款   |   法律顾问   |   联系我们
关闭
二维码
博聚网